老钱庄股票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5秒快速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   扫一扫关注老钱庄微信号 关闭
扫一扫关注老钱庄财经微信号 关闭
楼主: 海豚编号

《不想做空姐》转贴

  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5-23 08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 回到宿舍,桑影还用卫生纸包裹着食指,看到洁白的纸巾上开满了朵朵红花,看样子流了不少血。我赶紧打开药水,帮她清洗伤口。
  “你说这怎么办啊,手指要留下疤痕了。”桑影担心起来,毕竟现在还不是正式的乘务员,要是被发现,说不定就得走人了。
  我又仔细的看了看伤口,虽然有三厘米左右,但是在食指内侧,如果将手指并拢,根本看不到。只要细心处理,伤口那点痕迹应该不明显。
  “别担心,不会有事的。”我将桑影的手指并拢,然后道:“你们看,哪里看得出来有伤痕?”
  “哈,还真是。以后桑影把手指并起来就行了。”李亚男叫喊道。
  桑影一看,破涕为笑,可是看得出来,她心里还是放不下担心。
  我拍了拍桑影的肩膀,示意她放心。
  谁知就在这时,古曼回来了。我这前脚离开才片刻工夫,他们就吃完了?
  “桑影,你伤到哪里了?不严重吧?”一进门,古曼便喊道,冲过去,便拿起桑影的胳膊。
  “没事,一点点伤口,就怕留下明显的痕迹。”
  古曼看了看桑影的手指,安慰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。
  “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我问。
  “唉,他说他有点事,就急着走了。”古曼沮丧着表情。
  “行啦,日久天长,好日子还长着呢。看你,一会不见就跟掉了魂似的。”李亚男打趣道。
  “你才掉魂呢。”
  俩人又嬉闹起来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5-23 08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晴朗的双休周末(一月一次),韩冰又给古曼打来电话,约大伙一起去吃饭,他请客。我还是懒得动,不想去。
  “你们去吧,我等会还得去邮局领包裹。”我道。包裹是家人寄来的,因为填错了单子,弄成了平邮,所以还得自己到邮局去领。
  “我也不去了,想在家洗洗衣服。”牛哥也道。
  一群丫头也顾不上那么多了,个个施朱着粉,便拎包而去。
  “若狐,我陪你去领包裹吧。”待众人消失后,牛哥道。
  “不是要洗衣服吗?”我问。
  “唉,回来再洗吧,咱们去海边走走。”牛哥提议。其实,这也正是我所想的。我怎么会如此迷恋大海呢?
  领完包裹,我俩漫步在海边,听那潮来潮去,躲在海风的怀抱里,甭提多惬意。
  “牛哥,你家这么有钱,你怎么会想做乘务员呢?”我问,其实一直都挺好奇这个问题。如果我家能这么有钱,或许我就早做生意去了。
  “其实我父母本来不同意的,他们说如果我想开店或者做别的事,钱他们给,何必跑来受这罪。可是我,不想靠家人的支持,也许某一天会需要他们帮助,但绝不是现在。更多的是,我心里的一种渴望,对美丽蓝天的渴望。”
  看来,大都进来的人都是抱着这么一种美丽的期盼。我时常也在想,空中生活,到底有多美丽?让这么多少女为之情迷。
  “你呢?”这时,牛哥反问道。
  “我?”我笑了笑,“跟你一样吧。”其实到底是不是这样,我自己也不清楚。但可以肯定的是,我的内心,也有一种渴望。
  海,一如既往的呼吸着,永远让人无法知道,它是醒着,还是在沉睡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5-23 08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  回到宿舍,疯丫头们已经回来了,唯独少了古曼。
  “古曼呢?”我问。
  “那两口子甜蜜去了,估计一时半会儿回不来。”杨童羡慕般的说道。
  呵呵,在爱情中的女人,总是会忘了自己是谁。
  海风,将太阳慢慢的吹下了山,可是古曼还没回来,直到深夜,也不见踪影,电话也关机了,韩冰也联系不到。这丫头到底在干什么?会不会出事了?
  “应该不会出事吧,不是还有韩冰在嘛。”初蕾道。
  “这丫头,电话也不开,不知道在干什么。”
  “依我看,如果要出事的话,只有一种可能。”李亚男自信满满道,好像对俩人的行踪很了解似的。
  “什么可能?”木柠问。
  “这么明显都不知道?”李亚男睁着大眼睛,仿佛在说,这群笨丫头啊。
  “你是说?”桑影似乎明白起来。
  我也猜到了。接着大家也猜到了。
  “不会吧,这么快就……,才认识几天呐。”初蕾很是吃惊。
  “有什么不可能的,你看看古曼那家伙痴迷的样儿,就是把她卖了,她肯定还帮着人家数钱呢。”牛哥道。
  ……
  我感觉,古曼今晚定是不会回来了。
  第二天清早,大伙都还没起床,古曼回来了,略带着轻微的酒气。这一回来,大伙立刻翻身而起,顾不得裸露的身体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5-23 08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 “古曼,昨晚哪去了?打你电话也关机,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。”桑影道。
  古曼一脸通红,支吾了好半天才道:“手机没电了,让大家担心了。”
  “这么巧,两个人的手机都没电了?”杨童不信。
  “老实招,昨晚干嘛去了?是不是……”初蕾道。
  “没干嘛,哪有干嘛啊。”古曼轻轻的低下了头,明显的羞涩。
  “没干嘛?让我们检查一下。”牛哥语出惊人,不愧是爷们儿,够直接。
  说着,大伙立刻腾起,光溜溜的,一团。
  “你们……”古曼赶紧捂住自己的衣服,钻到被窝。
  “招,快招,不然就扒光你的衣服检查。”
  敌不过大伙儿的好奇,也敌不过自己内心的幸福甜蜜,古曼终于露出了小头。
  “我,我们昨晚……”古曼难以启口。
  “开房去了?上床了?”牛哥真直接。
  在大家滴溜溜,圆鼓鼓的眼神中,古曼羞涩的点了点头。
  “Oh , my God!”大伙儿惊呼起来,“你这速度,比神六还快呐。”
  “就这样,你就这样把自己辛苦养了二十几年的小白乳猪给他吃了?”木柠喊道。
  不用说,一切既成事实,俩人确是有了夫妻之实。不管怎样,大伙还是挺为古曼高兴的,都什么年代了,爱情不在乎相识时间的长短,只要钟情,有啥不可。这是别人认为的。
  此后在很多天里,姐妹们每晚都把这事儿当话题。什么养大的女儿留不住,扑出去的水收不回等等,把那丫头乐得都忘记自己姓古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5-23 08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次日培训,机上服务处置技巧。
  我最感兴趣的便是,在未经乘务员同意情况下,如何处置旅客对乘务员摄像、拍照的问题。这也会是日后飞行工作中,会经常遇见的问题。
  处理办法常是:适当采取回避,避免正对镜头。委婉提醒旅客,除对乘务员外,可以自由在机舱内拍照留恋,乘务员工作结束后,如有时间,可一起合影。做好自我防护的同时,应注意讲话方式和态度,有礼有节,不得强夺旅客摄像器材进行删除和曝光。
  听完教员的讲解,我第一个反应便是,我们还有自身的肖像权吗?真不容易。
  说来也怪,自古曼跟韩冰有过关系后,最近却没看见俩人约会。
  “古曼,韩冰怎么没约你出去玩呢?”桑影好奇道。
  “他说最近很累,不想动,我都约了他好多次了。”古曼一脸沮丧。
  最近大家确实有些疲惫,演练逃生,体能课,英语课……,可是这不能作为推脱的借口啊。
  “这韩冰,不会是得到了我们古曼的身体,就想逃了吧。”李亚男怀疑起来。
  初蕾迅速的拍了下李亚男的手臂,示意她别这样说,没看见古曼那丫头已经没精打采了嘛。
  晚自习后,正当我要同姐妹们一起回宿舍时,骆伟发来一条短信:能否稍留两分钟,有事相告。
  教师走廊外,只剩下我们俩人。
  “什么事?”我问道。
  骆伟似乎不知道如何开口,整理了好半天思绪,才从口袋掏出一张纸条,道:“这是韩冰让我转交给你的。”
  韩冰?我没去接骆伟手里的纸条,只是道:“有什么事叫他亲自来跟我说。”
  骆伟有些不知所措,显然,被我这样的举动惊住了。
  “其实,其实上次请你们去K歌,是韩冰的主意,完全是因为你。”骆伟吞吞吐吐道。
  从这话,我似乎感到了事情的变化。
  这时,又听得骆伟道:“其实,韩冰喜欢的是你,他之所以接近古曼,也是想通过古曼来接近你。”
  我?靠,这问题复杂了,那他为何要对古曼……。我没有与骆伟再对话下去,只硬硬的说了一句:“你叫韩冰来找我。”说完,我便离开了。
  回到宿舍,古曼那丫头还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,听说,韩冰已经关掉了手机,两天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5-23 08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第二天晚自习后,韩冰找到了我。
  “我……,其实我……”韩冰支支吾吾,不知道想说什么。反而是我,怒火丛生。
  “为什么要对古曼那样?”此刻,我只想为古曼讨回一个公道。
  “不是我想的,是……”韩冰捂住脸,有些痛苦起来。
  慢慢的,我知道了。原来他那天请吃饭本意是为了看我,结果我却没去。失望的他和古曼多喝几杯酒,趁着酒精的麻痹,俩人乱了性,可古曼那丫头是心甘情愿的,竟然也不想保护自己,就这样把自己交了出去。
  我很气愤,这样的男人,我如何看得起?更何况我压根儿也没正眼看过此人。
  我冷冷说道:“首先我要告诉你,我根本不可能看上你。其次,你要是个男人的话,就得为自己做过的事负责!你必须对得起古曼!”
  “可是我根本不喜欢她,我喜欢的是你。”韩冰哽咽道。
  “没这个可能!我不可能喜欢你!”我立即回绝道,声音大的连我自己也感到了恐惧。
  此刻,大家都不冷静。我竭力让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,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,现在唯一可做的,便是将问题解决。
  “接下你的打算如何?”我问,尽量保持声音的分贝。
  沉默了片刻,他道:“就算让我死,我也不会和古曼在一起。”
  听得出来,他很坚决,对于这样的决定,我还能说什么呢。
  我迈开脚步,往楼下去,刚走了几步,又回头对他说道:“既然你已经决定了,我希望你尽快同古曼解决此事,我不希望我的姐妹受到伤害,以后你也别再碰我的姐妹。”
  我向宿舍走去,却听到身后一阵痛苦的颤吼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5-23 08:30 | 显示全部楼层
  回到宿舍,看见古曼还在满心的期待。后天又是周末,她不停的对自己说道:韩冰一定会来电话的,韩冰一定会来电话的。这丫头,纯洁的处处为对方着想,换了是我,在课堂上我便大骂起来。看着古曼萎靡不振的样子,我心里真如刀割,可是又不能立刻告诉她现实。
  次日,游泳课。我看到古曼满心期待韩冰能过来同自己说句话,可他却故意避开,一个人在泳池里,整节课都不上岸。古曼沮丧着脸,好些天了。
  终于又到周末了,可是注定这个周末,有人欢喜,有人悲哀。
  古曼终于接到了韩冰的短信,快乐的跟只小鹿一样乱撞乱跳。我却在心里默默的祈祷,希望明晚的古曼,不会失恋那么悲伤。
  第二天一早,古曼精心装扮了一番,哼着小曲儿,幸福的出了门。可是连午饭都没过,古曼回来了。脸上很平静,目光却呆滞,表面上看不出有何问题,而我心里却很清楚,古曼失恋了。
  “古曼,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”木柠道。
  古曼点了点头,没说话。
  “怎么了?出什么事了吗?”李亚男似乎看出了一些苗头,这丫头,或许有着丰富的经验。
  古曼还是一句话也没说,呆呆的躺在床上,吊出一只大腿。
  “是不是韩冰对你做什么了?”初蕾道,也许此刻,大家都明白了发生了什么,哪个恋爱中的男人,能几个星期对女朋友不理不睬,甚至连句话连条短信也没?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5-23 08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 “小曼,发生了什么事你就说出来,我们大家也很着急啊。”柳茹坐到小曼床边,道。
  小曼扭过头来,瞬间,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,接着,号啕大哭起来。
  “韩氷和我分手了……”
  “他妈的什么男人,才刚恋爱几个星期就……”柳茹大骂起来。
  “我帮你去找他,上了床就甩人,什么狗屁东西。”李亚男也愤怒起来,说着,就欲出门。
  我一把拉住了冲动的亚男,摇了摇头,示意别火上浇油。我走到小曼跟前,握住她的手道:“小曼,不管事情如何糟糕,我们自己才是最重要的。韩氷能够如此坚决如此快速的向你提出分手,显然,他是经过认真考虑的。既然他已经离去,就算你如何作践自己,如何想去挽留,也是无济于事。这对你来说,至少看清了这个男人的面目,至少可以庆幸他不是在你们结婚前一晚才对你说出来,就当给自己一个教训,沉痛的教训。”
  小曼满面泪水的抬起头,看着我。我知道,心里是会很痛,可是目前的情景,还不至于到达那种为爱殉情的地步,我相信小曼一定会挺过去的。
  “小曼,这种男人,不要也罢,就当做了一回噩梦。”桑影安慰道。
  “这也太便宜那狗东西了,好好的闺女,上了床就想甩掉。”亚男仍然止不住心中的怒火。
  “亚男姐,我不怪他,是我心甘情愿的。” 小曼擦着眼泪,都如此这般,这丫头却还在维护他。
  不过我的心却稍稍放了下来,原本我最担心的便是小曼过不了自己已与他发生关系这关,但从她此话可以看出,这丫头没有后悔。真是太单纯,太善良了。
  “我咒他不得好死。”亚男不泄愤,又狠狠的骂了一句。
  在姐妹们的安慰声中,小曼渐渐的平静下来。也许这样,是结束这段妄情的最好方式,他不配拥有小曼。
  然而事情却没有如此干脆便结束,事情还在悄悄的恶化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5-23 08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(情节乃虚拟的提炼,请勿对号入座,谢谢合作!)
  次月的一天,小曼拉住了我,悄悄说道:“若狐,我的好日子都过了三个多星期了,可是还不见来。”
  “会不会是正常的延期呢?”我道。
  小曼摇了摇头:“平时都很准时的。”顿了顿,小曼又接着道,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感觉不对劲,我好怕是不是我……”
  我立刻意识到她指的是什么。
  “不会吧,这么不小心?”如果真是这样,那问题就大了。
  “我也不清楚,只是当晚什么措施都没采取。” 小曼有些急了。
  “先别担心,说不定不是呢。”我安慰道。
  “你陪我去医院看看吧,我怕。” 小曼道。
  我点了点头,但愿事情没有这么坏。可是,有时候老天就爱捉弄世人,你越不想发生的事,它偏偏就发生了。
  检查报告出来了,呈阳性。我俩当场便傻了眼。
  “这,这怎么办啊?” 小曼哽咽着,泪水就要喷了出来。
  我赶紧搂住小曼,安慰道:“你别急,咱们先回去,看看能不能商量出什么办法来。”其实,这一刻我也蒙了,脑子里一片茫然。
  也不知道是怎么将小曼扶回了宿舍,大家看了那张醒目的化验单,傻了,全都傻了。
  “我去找韩氷,跟他说清楚。”柳茹气愤道。
  “我跟你一起去。”亚男也迈出了步子。
  “别……”小曼一把拉住了俩人。
  “大家先冷静,看看能不能想出什么解决办法?”桑影说道。
  “办法?能有什么办法?孩子都快有了。”亚男冷静不下来。
  这时,反而是小曼考虑到了另外一个很重要的问题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5-23 08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  (请勿对号入座,谢谢合作!)
  “你们说我该怎么办呢,如果被公司发现了,肯定会马上开除我的。” 小曼担心道。
  是啊,这个问题太严重了,大家交了那么多钱,好不容易才接近了自己的理想,难道就此夭折?
  姐妹们都静了下来,个个抱住脑袋,这个现实就是这么头疼。
  “我看这样吧。第一,咱们先将这件事掩藏起来,别让公司发现,大家要守口如瓶。第二,去找韩氷谈谈,看他到底是什么态度。第三,要么就只能打掉。”亚男道。
  “我同意,去找韩氷谈谈。”傅蕾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。
  “不行,不能去找韩氷。”桑影道。
  “为什么不能去找他?出了这样的事儿,他就有责任解决。”亚男情绪不稳道。
  “大家想想看,首先,最重要的是,咱们得将此事保密,如果就这样去找韩氷,万一别人知道这事,或者他将这事传了出去,那公司肯定很快就知道了。除非小曼不想干了。”
  桑影说的有道理。
  “那叫韩氷保守秘密啊,反正这事跟他有关,要出事的话,他也逃不了,我就不信他能说出去。” 傅蕾道。
  柳茹却摇了摇头:“韩氷这人,不能相信。你们想,他如此坚决的甩掉小曼,证明他根本就不在乎小曼的感受。再说,万一他就是不想干了,将此事说了出来,可是会连累到小曼离开公司,这样岂不是将事情越弄越糟。”柳茹的话,不无道理。
  “那要怎么办呢?”木柠一筹莫展。
  寝室里的气氛又沉重,又安静了下来,看得出,每个人都在为此事烦恼。我也在脑子里思索着,这样的事,第一次遇到,谁也不知道结局会是怎样。
  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关于老钱庄 | 广告合作 | 商务合作 | 意见反馈 | 免责声明 | 友情链接
  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安徽黄埔网络科
技有限公司 安徽大时代投
资咨询有限公司 可信网站 网上交易保障中心

信息产业部信息备案:闽ICP备13021446号-4 茂名市公安局网警备案:4409023010511号
老钱庄股票论坛网友发表的帖子纯属个人意见,老钱庄股票论坛不负任何责任! 股市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!
共同建设网络精神文明,欢迎广大网友举报论坛上的不良信息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内及时处理!

[ 广告服务咨询QQ:2806911298 ] [ 合作联系电话 :15396270234 联系QQ : 800025923 ]

值班QQ: 800025923 值班电话:0592-5962326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老钱庄

GMT+8, 2017-12-17 04:43 , Processed in 0.095673 second(s), 1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