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钱庄股票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5秒快速注册
楼主: 海豚编号

《不想做空姐》转贴

  [复制链接]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5-23 08:17 | 显示全部楼层
一段妄情。
  接下来的课程,客舱服务培训。
  好不容易,熬到了周末,可以美美的放松一次。大都的姐妹还没见过大海,于是大家相约,明天一起去海边,玩他个天翻地覆,甚至哪吒闹海也行。我笑了,对大海的渴望,如同自由的飞翔,可以尽情的愉悦。这是我一直以来期待的,而今,真的有了机会,沐浴海滩。耳边不由得响起了那首歌谣:阳光、沙滩、海浪、仙人掌,还有一位老船长。
  次日,天刚亮,姐妹们便翻箱倒柜,从行李中拽出了泳衣泳裤。我才没那么费事,昨晚就准备好了,一直攥在手心,伴着海浪的梦,变成一只轻盈的海鸥,飞跃浪尖潮头。
  终于看到了大海,我深深的吸了口气,欲把海的气息全部带走。基地离海边不过十来分钟的路程,而平时,却对这片一望无际的湛蓝可望不可及,让我内心多少起了几分忧郁。
  姐妹们兴奋的脱了外衣,泳衣早已加身,随着一声“我们向大海出发吧”的口号,八个女人,手牵着手,投入了大海的怀抱。“呼”,这是海的语言,不成字句,却能释以情怀,我被这片大海深深的陶醉了。
  就在我们尽兴疯狂的时候,我忽然感觉到暗地里有一双眼睛一直盯着我们。于是我拉过美女们喊道:“喂,我感觉有双暗眼一直看着我们。”
  我悄悄的指了指那人的方向,大家清楚的看了个正着,原来是班里的男生,韩冰。
  “喂,他是不是在偷看古曼啊?”李亚男俏皮的说道。
  “去你的,我看他是在偷看你。”古曼抓着李亚男的胳膊,抗议。其实她的脸早已出卖了她的心,羞红一片。
  “要是哪天这家伙对我们的莎莎表白,那我们就得准备嫁妆喽。”木柠不适时机的糗道。
  “你,你再说,再说就把你胸前的馒头给捏下来。”
  “我就要说,偏要说。”
  …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5-23 08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俩个女人闹成一片,随浪而去。
  我回头看了看那人藏身之地,空无一人,想必已经走了。可是我的心里却隐隐的对这个男人不安起来,他有点可怕。暗中跟着别人,即使没有歹意,必也有他心。
  海,真的很美,这个词此刻无以形容,我的脑子里也找不到能完美表达她的词汇。上善若水,海,善美。
  姐妹们排坐在一起,收拾了身上的湿漉,又静静的吹着海风,欣赏落日余晖,海天一色。这不同于峨眉金顶的日出日落,这又是另一种沁人心脾的天墨染画之色。
  这时,李亚男的电话响了。
  “喂,哪位?”
  “哦,是你啊,有什么事吗?”
  “酒吧?你请客?”
  “你等下,我问问她们去不。”
  遮住电话,李亚男轻声说道:“班里的男生要请我们去酒吧K歌,去不?”
  “请我们?……去啊。”杨童、初蕾附和道。
  “去?”李亚男又问。
  大家看了看我和桑影,去!
  于是约好,晚上七点半,“高山上的湖水”音乐酒吧碰头。
  “是谁打来的电话?”初蕾问。
  “骆伟打来的,说班上同学都去。”
  “那韩冰也会去吧?”莎莎一时口快,漏了嘴,可是话已经出口了。
  “这丫头情窦初开,把自己卖了。”大家起哄。
  古曼赶紧跑到一旁,也许她心里已经乐开了花。这傻丫头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5-23 08:23 | 显示全部楼层
作者:李若狐  回复日期:2010-7-8 17:39:00  今天实在贴不上来,心急。
  
  
  作者:大大的红柱辣天椒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这段对舒情的描写,一半是真的一半是假的,为何我要写出这段,因为那个酒店的老总就是这样的人。只不过这个女孩没让她得逞。我前面说过了,此文的经历,95%是真的,其中会有些夸张的场景,但是实质不变,我想突出人性的丑陋。让你当真了,我也抱歉,握爪!熊抱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5-23 08:24 | 显示全部楼层
下午七点半,姐妹们如约到了“高山上的湖水”,可是却只看见两个男生站在那里,骆伟和韩冰。
  “其他人呢,不是说全班都要来吗?”李亚男问道。
  我看见韩冰推了推骆伟的手,这时骆伟才应道:“哦,是这样的,有些人有事,有些人不想来,所以就只有我们俩个。”
  “哦,这样啊,有人请客都不来?不来更好,人少才不会挤。”木柠道。
  可是我却隐隐感觉,此事怕是没这么简单。不管怎样,人已经来了,大伙便开了一个大包间,K起歌来。
  丫头们都疯了似的,唱歌、喝酒。我滴酒不沾,呆呆的坐在一旁,看大家玩的高兴。其实我是一个不喜欢热闹的人,生来向往安静与孤独,这种场合,是我二十多年来第一次进。
  “若狐,你怎么不一起来唱歌呢?要不我点一支歌,咱们一起唱吧。”正当我思绪飘舞时,韩冰走了过来,邀请道。
 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其实我也喜欢唱歌,不过要看跟谁。我对此人并没有什么好感,于是便想着直接打发掉,可是脑子又突然一闪,何不趁此机会,成全古曼那小丫头。于是我侧头喊道,将那丫头从人堆里叫了过来。
  “嗯……,古曼,你俩一起去唱支歌吧。”我说道。
  一看身旁的韩冰,那丫头乐了,而韩冰,也没有拒绝我的提议。就这样,俩人走到了麦克风前,点了一首“广岛之恋”。立刻,包间里吵闹的声音停了下来,姐妹们都为这丫头捏了把汗,希望她好好把握这次机会,唯有骆伟,格格不入的摇了摇头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5-23 08:26 | 显示全部楼层
 我的将计就计还算成功,俩人的歌声也不赖,把古曼乐得半天合不拢嘴。韩冰则表情平静,任由莎莎折腾。那丫头兴起,居然带着韩冰唱了五首对唱情歌,直到嗓子有些嘶哑了,才就此作罢。而我,除了替古曼高兴外,还是喜欢静静呆在一旁。
  开心不知时短,时间很快就到了十点。
  “若狐,你也来唱首歌吧,唱完了咱们就该散场了。”李亚男喊道。
  我摇了摇头,示意现在就可以走了。
  “唱一首吧,大家还没听你唱过呢。”初蕾也起哄道。
  实在敌不过这些丫头的疯劲,我拿起了麦克风。阿桑的“寂寞在唱歌”,我喜欢她的忧郁,喜欢她的深邃,喜欢她用尽自己灵魂在歌唱。
  le ciel obscure, la solitude qui nous rends trop de poline
  le ceour qui brise, a cause qu’il y a veul seul
  l’amour est partie il ya longtemps que je t’ai vu
  c’est incroyable que je peut vivre comme ca
  ……
  谁说的
  人非要快乐不可
  好像快乐由得人选择
  ……
  一曲毕,包间内安静的不得了,连彼此的呼吸似乎都能听到,所有人都惊大了眼睛。好片刻,韩冰率先拍起了手掌,使劲的“叭叭”作响,之后大伙也跟着鼓掌起来。我竟有些不好意思了。
  “若狐,你唱的太好了,真没想到你的歌如此深情,跟阿桑有得一比。”桑影赞喊道。
  “是啊,以后我们在你面前都不敢唱歌了,多糗啊,一比就把我们比下去了。”李亚男憋着嘴,嘟哝道。
  接着,所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夸起来。
  我笑了笑,也许我跟歌者心境相通。
  在余音的回绕声中,大伙收拾好动东西,散了场。
  也许愉快的一天。
  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5-23 08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 接下来的一周,仍然是客舱服务培训、机型知识培训及英语广播词教学。除了实践的兴奋,考试的紧张,剩下的便是些许的无聊。仿佛学生时代那种厌学的情绪又蹦了出来,看见教材就觉得累。时间在龟跑,人的心更受着煎熬。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、五个半,我扒拉着手指,一天一个,终于,又盼到了周末。
  淋完浴,大家无精打采的躺在床上,看来都不是读书的料,个个被这书本折腾的就像刚比完铁人三项赛。
  “嘟嘟……”电话响了,古曼的。
  “喂,哪位?”
  “是你呀。”古曼兴奋了起来。
  “好啊好啊。”这丫头疯了似的。
  “你等等,我先问问她们。”遮了话筒,古曼说道:“喂,韩冰明天请我们吃饭,大家去不?”
  话音刚落,木柠首先叫了起来:“好,我去!”
  “你去干什么?去当电灯泡啊,没看见人家是约的古曼嘛。”李亚男边剪指甲边道。
  “说的也是,你说我们大家去算怎么回事,还是让人家俩个小情人单独相处吧。”初蕾打趣起来。
  听到这话,古曼脸上眉飞色舞,花开花朵,却还装着对初蕾努了努小嘴儿。
  “是啊,我们不去了,还是你们去甜蜜吧。”牛哥笑道。
  古曼冲牛哥吐了吐舌头,然后又接起电话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5-23 08:27 | 显示全部楼层
“她们说累,不想去,不过我是没问题。”
  “嗯,那好,明天见。”挂了电话,古曼捂着嘴偷笑起来,呵呵,这情窦初开的丫头。
  “古曼,你个坏蛋,谁说我们累的?”李亚男起哄起来。
  “就是,你个自私鬼,我们为了你好,你还说我们是累了不想去。”
  “大家别取笑我们的古曼啦,看这丫头,指不定心里多乐呢。”
  “对方终于发起攻击了。”
  “古曼,你可要把握住机会哦。”
  “看来我们在不久的将来,要准备好嫁妆咯。”
  “真是女大不中留,留来留去留成愁。咳咳,看着闺女即将远嫁,我伤心啊。”木柠装着一副老太太的口吻。
  “哼,你们几个大坏蛋,不跟你们说了,我睡觉。”古曼噘着小嘴儿,脸上却花开锦簇。
  姐妹们哈哈大笑起来,开心,为古曼开心。
  “古曼,在他面前别太表露心迹。”我道,为了古曼好,因为我觉得,女人在喜欢的男人面前太过于表露,会引起男人的不在乎。
  “是啊,一定要吊吊他的胃口,对男人太好,他会看不见,迷失自己。”李亚男还真是颇有经验。
  “嗯,我也赞同,免得把自己送到狼的嘴边。”桑影也有高见。
  “大伙别为莎莎操心,你看她那乐乎劲,指不定是她把人家给吃了呢。”初蕾也哄了起来。
  “好你个大坏蛋,看我现在就把你吃喽。”说着,古曼跳了起来,扑到初蕾床上。
  “打色狼啊,快打色狼啊。”
  ……
  人就是这样,当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,无论怎样,都会觉得幸福,哪怕前面是一个窟窿,尤其是女人。所以,我祈祷每个人在得到一份爱时,一切都会平安、顺利、甜蜜,尤其是古曼这样单纯的女人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5-23 08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终于能发字了,这网站,唉!
  
  
  
  次日一早,古曼精妆打扮,快乐的像只小老鼠似的,窜出门去。而我,在午饭后,夕阳西下前,独自来到了海边,静静的聆听。海,已经流进了我心里,仿佛身上的每一条血管便是一个支流,融汇全身,尽情流淌。有时在想,为什么我不是海的女儿?
  回到宿舍,空无一人,姐妹们给我留了张纸条,在附近吃烧烤,让我赶快去。我还感觉不到饿,于是便随手拿了本书,躺在床上。我不爱看书,只喜欢翻翻那些美丽的图。
  “砰”的一声,门开了,是古曼。她的样子,看不出来是开心还是不开心。
  “回来啦。”我道。
  “嗯。”古曼随手放下包包,上面布满了成熟的樱桃,很可爱。接着,她又道:“咦,他们呢?”
  “在外面吃烧烤呢。”我看了看她的表情,挺平静的,“喂,今天出去玩,情况如何?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?没去看场电影?”
  “唉,走了半天,坐了半天,累啊。”古曼坐在床边,捶着看似疲软的双腿。
  “就这样?没讲悄悄话?”我放下书本,八卦起来。
  “我都不知道说什么。”她噘起小嘴儿,俨然就是一个气包子。
  “那他呢,他应该会说些什么吧?”
  一提起他,古曼立刻往我床上奔了过来,然后一脸妒忌的说道:“他也没话说,今天跟他在一起,我们的话题聊的最多的就是你。”
  “我?聊我干什么?”我有点不明白。
  “哼,我都怀疑他喜欢的是你。”古曼拱着鼻头,腮帮子又鼓的圆圆的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5-23 08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“呵,你这傻丫头,怎么可能。”我拉起了古曼柔嫩的小手分析道,“或许你们才开始,彼此之间也没太多话,把我作为话题,我想他是为了不让场面尴尬。你想啊,他总不能在你面前默不作声,什么都不言不语的吧,那样叫什么谈恋爱呀。再说,他应该也抄了我的电话号码,要是喜欢我,还能不直接找我?”
  听完我的分析,古曼转溜着她的大眼睛,似乎在想。
  “是啊,我怎么没想到呢。”古曼对我傻笑起来。
  “你这丫头,就知道胡思乱想。”我捏了捏她软软的脸蛋,“怎么样,现在对他的感觉怎样?心已归属?”我探究道。
  古曼害羞的笑了笑:“还行吧,感觉挺好的,就是他话特别少,跟个二愣子一样。”
  “也许初谈恋爱的人都这样吧,紧张,你不也很紧张嘛。”我道,当然,是猜测的,书本上常这么描写,而我,却未曾体会过。但是古曼的紧张和兴奋,却是很明显。
  “那,以后有了爱人,也不能我忘了我们这群姐妹,别一到周末就消失无踪。”我道。
  古曼甜甜的笑了笑:“哪能啊。”
  就在这时,听见房外走廊的喳喳声,不用问,疯丫头们回来。刚进门,一看古曼,全都跟蜜蜂似的围了过来。
  “怎么样,怎么样?”
  “有没有牵牵小手?”
  “有没有接吻啊?”
  ……
  这群丫头,疯了。不过看的出来,她们也是在为古曼高兴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5-23 08:28 | 显示全部楼层
  新的一周又开始了,反复的无聊着,却夹杂着些许快乐的憧憬。因为,我们离蓝天越来越近了。
  上完晚自习,古曼将我拉到一边,轻声说道:“若狐,你陪我一起去吃烧烤吧。”
  “就我俩?”看见古曼神神秘秘的样子,如果是平时,应该是宿舍姐妹一起去才对,难道今天有什么特别?
  “韩冰请客,叫我带上你。”古曼附耳道。
  “你们俩口子吃饭,我还是不去凑热闹好。”我婉拒道,一是我不饿,二是我实在不想去。
  “若狐,你陪我去嘛。”古曼撒娇道,“有你在,可以帮我说说好话。”
  我看了看古曼的眼伸,满是期待。不忍心让她失望,便点了点头。古曼冲我傻笑了一番,便挽着我的胳膊,去了校内的烧烤店。等到那时,韩冰已经静静的等候在门口。
  气氛有些沉闷和尴尬。一个男人,两个女人,何况我还是一个外人,好一段时间,大家都不知道说什么。
  “哎,韩冰,以后可得好好对我们古曼,她可是个好女孩。”我先提起了话题。
  古曼那丫头一听,立刻羞红了脸,轻低眉头。倒是韩冰,睁大了眼睛,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。正当他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,我手机响了。是桑影打来的,我立刻跑到了一边接电话。这丫头划破了手指,要创可贴,见我刚好在外面,便让我带回去。
  挂了电话,我对古曼和韩冰说道:“我有点事要先走了,你们慢用。”刚一迈步,便被古曼拉到一边。
  “什么事啊,你陪陪我吧,你走了我们更加没话题了。”古曼悄声道。
  “桑影那丫头划破了手指,我去帮她买消毒水和创可贴。你知道,要是被看出来手上有伤痕,说不定会被开除的。”
  “这么不小心啊,那我也跟你回去。”古曼担心道。
  我知道古曼也是在关心桑影,不过这么点小事也不用劳烦全部人。
  “你还是好好在这里挖掘你的爱情吧,放心吧,我一个人去就行了。”说完,我便离开了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关闭

老钱庄消息上一条 /1 下一条

关于老钱庄 | 广告合作 | 商务合作 | 意见反馈 | 免责声明 | 友情链接
   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安徽黄埔网络科
技有限公司 安徽大时代投
资咨询有限公司 可信网站 网上交易保障中心

信息产业部信息备案:闽ICP备13021446号-4 茂名市公安局网警备案:4409023010511号
老钱庄股票论坛网友发表的帖子纯属个人意见,老钱庄股票论坛不负任何责任! 股市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!
共同建设网络精神文明,欢迎广大网友举报论坛上的不良信息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内及时处理!

[ 广告服务咨询QQ:2806911298 ] [ 合作联系电话 :15396270234 联系QQ : 800025923 ]

值班QQ: 800025923 值班电话:0592-5962326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老钱庄

GMT+8, 2017-10-18 10:02 , Processed in 0.099828 second(s), 14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3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